豆瓣95!央视再出这样的综艺我怕是不用看其他节目了

编辑:凯恩/2018-12-04 11:57

  国家宝藏开播前,好多博物馆同仁在朋友圈卖力安利,观望中难掩期待,毕竟这档节目对于向来低调的文博圈来说不可谓不重磅。于是,早早地守在电视机前,认真地看完第一期,从一个文博从业者角度来谈谈对这个节目的观感。

  第一期节目放完,整个节目的套路也就定得八九不离十了。每期围绕一个博物馆,每个馆出三件馆藏重点文物,每件文物搭配一名影视明星作为国宝守护者,主要功能是通过“小剧场”演绎与之相关的背景故事,所谓前世;然后再引出当前与文物有关的人和事,所谓今生。

  小剧场故事是基于史料的创作,有一定虚构成分,但是很好地解释了与文物有关的背景知识。每个配套故事抓取的点都不同,第一期三个故事除了第一个千里江山图略尬,瓷母和石鼓的两段一个搞笑,一个温情,同时又分别把立意上升到大国文化自信和文脉保护传承上,感觉剧本还是花了不少心思。今生部分的讲述方式更为多样,工艺揭秘类、访谈类,相信在后面的节目里还会看到更多类型。

  这里要说一下嘉宾的选择。第一期三件文物对应的是三个不同维度的群体:千里江山图请来的当代学院派画家和国画颜料传承人,代表了小众的专业人士,也传达出一个讯息,即文物的艺术价值可以独立于文物属性在当代社会有更为广泛的延续与应用,是为“活”起来的第一重意义。

  瓷母瓶请来的是故宫博物院的讲解志愿者团队,代表了博物馆爱好者,也是大众文化传播者,乍一看与器物特点没啥关系,但联系到大国文化自信的主题,就蛮好理解了,因为文化的有效传播必须建立在广泛的群众基础之上,从自发的爱好者到自觉的传播者,是为“活”起来的第二重意义。

  最后石鼓请来的是故宫的文物工作者,代表了文博领域的从业者,正是有了这个群体的努力与坚守,才有文博事业的今天,是为“活”起来的第三重意义。

  至于影视明星和张国立,更多起到穿针引线和增强可看性的作用,仔细看下mv里的明星阵容,流量小鲜肉小鲜花很少,都是演艺圈里拿得出作品(或许可以理解为相对有文化?)的中青年力量,可见央视爸爸在默默把关着节目的娱乐尺度。

  最后再说一下之前噱头很足的馆长天团,现场扮演坐镇点评的角色,虽然说猜也猜得到,但是看着大佬们在那按照分配好的任务背台词脚本,真的只能报以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了。

  所以呢,国家宝藏作为一档主旋律命题式综艺节目,个人觉得可以打到85分,因为要糅合这么多元素去作综艺化的呈现,太难。也因为如此,节目中许多的设计痕迹,比如臆测成分偏多的表演段落、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仪式环节、硬拗的馆长点评等等,尽管过于刻意且流于表面形式,但是只要是服务于收视率这一大目标,都没有必要去苛责。

  毕竟,什么样的形式不是最重要的,40分钟能够传达出多少文物信息也不是最重要的,能吸引更多的观众两个小时看下来不换台,觉得燃、觉得爽、觉得应该去博物馆里一睹国宝真容,这个节目就成功了。

  可能这么说会被喷过于“功利”,但过去十年间,许多博物馆绞尽脑汁在做的就是如何吸引观众对博物馆产生兴趣。相较于一个展览、一次讲解或一场活动的传播覆盖面,国家级电视媒体的宣传优势无可撼动,只是这一天真的等得有点久。

  此前,我们熟知的文物类电视节目大多以纪录片或科教片形式为主,比如《国宝档案》,适中的体量和电视特有的叙述优势,非常适合作中深度的专业解读。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综艺类、体验类节目瞄上了文化遗产的主题,将文博元素作为噱头,结合不错的可以打开一部分新的受众群,但也有玩过火引来不少诟病的。

  还有一种鉴宝类节目,品质良莠不齐,有些节目画风完全被商业化带跑偏;以前央视倒是做过一档《传家宝》(大概)节目,侧重讲民间的文物故事,同时结合了家风家训的主旋律,如今在国家宝藏上也能看到对它的借鉴。这多少反映了近年来文物类节目的边缘化尴尬地位和两极化走向,要么高精专但看的人少,要么沦为娱乐的陪衬。

  从受众角度,国家宝藏是拍给大众群体看的,它的出现弥补了这类节目此前的缺位。但要说传播方式有多少突破,好像也没有,只能说是杂糅了不同的形式,显得丰富,本质上仍是在讲故事。这是我个人暂时觉得遗憾的地方,也是未来应该去期待的方向,因为从隔着展柜玻璃到隔着屏幕讲好文物故事只是第一步,更多博物馆资源的发挥与利用,更多博物馆价值的阐释与传播都值得大众媒体去做更多尝试。